您的位置:羅源新聞網 >> 文學藝術 >> 正文

洋坪古村:“不老”的家園

http://www.tinyvz.tw  2017-02-06 19:22:44   來源:羅源灣新聞網  【字號

  生活在城鎮化進程的當下,越來越多的古村落承受著被重新格式化或被塵埃掩埋的酸楚;然而,走進羅源縣西蘭鄉洋坪村,這個存在了400多年的村莊,從明末清初綿亙至今的古式建筑、鄉風雅俗,仍然古色生香,驚艷了我們對傳統家園的念想——

  大山懷中,碧水東流,座座黛瓦青磚、白墻挑檐的明清古建筑,在藍天下勾勒莊重氣派的線條,老人彈唱戲曲的咿呀樂聲,在石頭鋪就的小路間飄蕩……這就是一探便讓人再難忘卻的洋坪古村。

  “我們村子小,總人口不過450人,你們剛才在小路上聽到的那是老戲班,最熱鬧的時候成員就有50余人。他們白天種地,晚上排練,還將民歌‘擔花記’改編為閩劇小調,廣受歡迎。農閑時受邀,就走鄉串村甚至到鄰縣演出。”從文化部門退休的村民蕭永洋熱情地介紹著。如今不登臺了,老戲友在古樹下一湊,又是一場戲;閩劇班子的戲服和道具還保留著,每年都有專人晾曬、整理,作為文化遺產往下傳承。

  “村里的傳統建筑不少,單是古民居就有保護完好的16座,15066平米。”老蕭告訴我們,村中明清古民居、廟宇、書院、土樓等傳統建筑占了全村建筑總面積的一大半。因洋坪距離城區20公里遠,又地勢險僻,逃過文革大劫,古建筑才有幸存留。

  古厝是傳家寶。“保護古厝,是祖輩口口交付的使命,如今還成為一條村規民約:修古厝要專家指導整體修復,建新房得通過嚴格論證,均不得破壞古村整體風貌。”正是這數百年不變之“約”,才有了洋坪村恍若凝固了時光的古樸風采。

  “我們16座古厝,有16位樓長,加強保護宣傳和指導、募集資金統一修繕,是樓長的主要職責。”老蕭說,幾十年來,村里的古民居因火災燒毀過幾棟,還有不少被竊的古物,都是村民惋惜回憶的重點。于是,樓長“出招”,柴火全由房前撤到屋后,各自入庫存放,免招引火;掉落的雕花、被遺忘的牌匾也一一找出,以備修復;還加強巡邏,防止竊賊猖狂。接下來,將進行電線整改和安裝探頭,進一步防火防盜。“樓長的工作繁瑣,好在鄉親們的保護意識都很強,”也擔任樓長的老蕭深有感觸。

  老蕭負責的是清代清流縣縣令蕭奇懷的故居,為統一修繕,他已從十余戶村民處募集了30余萬元,聯系了專業的古建筑修護隊,數日后即可開工。他說,這棟古民居裝修規格高,預計將用時一年、投入120萬元修繕。

  近年,村民自發籌資五六百萬元,加上“美麗鄉村”和“幸福家園”項目資金,洋坪村的古民居保護性修繕已超過80%。待蕭奇懷故居修成,集古民居建筑群、生態田園、耕讀世家的“幸福家園”旅游即趨成熟。

  洋坪古厝,多為文魁房、選魁房,都是就地取材的杉木結構,格局開闊氣派,裝飾工巧華麗。堂前擺花架,屋后有魚池,更有雕梁畫壁。流傳至今的幾盆百年牡丹,每逢花期,總還吸引不少文人游客前來欣賞。屋如其人,游走其間,我們感受的不只是當年繁華,還有屋主不拘一格的雅趣。

  即將修繕的蕭奇懷故居,有四回廊八書院,是村里最大最氣派的古建筑。撫過“正六品”規格的“壓頂”墻體,跨進廊前長約5米的長條青石刻花臺階,朱顏不改的南洋花磚外墻把陽光揉成花形灑進廳堂,以木、石、銅雕出的各色花鳥魚獸,繽紛入眼。其中一組琴、棋、書、畫的鏤空木雕,立體貼附于左右廂房的窗棱,場景生動,屋主的閑情雅致可見一斑。

  “這家主人最寵愛女兒。”老蕭笑指著正堂約13米長的承重木梁上的4只翹首木鳳凰,告訴我們屋主愛女情切。果然,深院中的小姐閨閣,有花廳、美人靠、廂房觀景走廊,小到鏤空柱礎、木雕窗花,都尤為別致精美。最妙的是,主人建房將村中書院設于閨閣一側,讓家中小姐輕挪“金蓮”,不下閣樓便可接受教育飽讀詩書。

  與其隔岸相對的是一座大八扇格局的文魁房。走進大門,老蕭帶我們看主廳瓜柱,那里竟懸附著4把精美的琵琶彈撥器木雕!一場午后暴雨突襲,回廊左右的披榭和腳下的護雨石,將雨幕安然瀉于天井之中。“水簾居”奏響的這曲天籟,該也是當年屋主樂于傾聽的吧。

  洋坪自古文人雅士多,這番風雅情致在,怎不悠悠滋養著家園、子孫?

  洋坪全村單姓蕭,都是來自江蘇沛縣的漢相蕭何后人。據族譜記載,四百多年前的明代嘉靖年間,蕭姓祖先從古田縣牛頭嶺遷入附近的官洋村,一次放牛來到洋坪,牛兒戀著這個綠竹掩映青草茂盛的所在,怎么趕也趕不走,祖先便干脆遷到這塊沃土,辟疆開地,繁衍至今。

  洋坪有廣袤平地之意,為了這個村名,還有過一番斯文的“較量”。相傳,當時蕭氏和相鄰的坑里村的先祖,都想給自己的村子取名“洋坪”,后來村民以贏得斗詩,喜得“洋坪”。

  村中還有一個神圣的小建筑——惜字爐,那是古代文人墨客焚燒文字紙張的地方。小小的洋坪村,居然有讀書人成立的同文社,募資建的魁星亭。更為難得的是,亭內的三層樓閣式結構惜字爐,至今沒有熄滅。

  “村里的孩子中考、高考結束,就會把一些復習字紙帶到這里,交給惜字爐中的火苗,去做最后一次閱讀。”老蕭的描述透著敬畏,是緣于村莊自古流傳的愛惜字紙、重視文化的情結。

  據說,當年,村中的讀書人愛惜字紙,特于亭內修惜字爐,凡是地上有遺棄的,就拾起焚燒,即便在污水中的,也設法撈起洗凈烘曬,再用火焚過。“‘文字是孔子的眼’,村里的老人都這么說。這個儀式傳承至今,傳遞的就是態度。”老蕭靜靜講述他的理解。

  其實,從村口新建的“耕讀傳家”的書卷造型雕塑、“百善孝為先”的文化墻,到村東明代祖屋門前赫然挺立的兩尊石碣旗桿,再到家家古厝廳堂高懸的“修身齊家”“耕讀傳家”的古匾,以及村民們口中樂道的舊時文舉武舉,現今公職人員、企業家、大學生,這一切都在向我們濃郁地傳遞“重教”的鄉風。

  洋坪村,是女支書蕭雪雪生長、工作、婚嫁、直至今日“當家”的三十多年時光里,都不曾改變的家園,她說:“接下來,我們準備發展特色旅游,保護村莊原生態韻味、挖掘歷史文化的同時,做好規劃整治,為村民提供良好的居住環境,并建設完善古村旅游服務的各項設施,保護、恢復和重新使用它,以活化古村。”

魅力羅源
2012西班牙篮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