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羅源新聞網 >> 焦點圖片 >> 正文

何馬:羅源“學院派”雕刻大師

http://www.tinyvz.tw  2013-01-06 16:39:43   來源:羅源灣新聞網  【字號

  人物名片 :何馬,1972年出生,福建省羅源縣人,少習書畫,1990年開始結合壽山石、木等作為創作材料。曾為福州大學兼職副教授,現為中國寶玉石協會理事、高級工藝美術師、福建省工藝美術大師、福建省工藝美術研究院特聘研究員,福州市政協特聘委員等。雕刻作品及文章刊登于國內外多種刊物,出版有《緣石開物•何馬雕刻》及多種合集。

福州新聞網

2012年羅源石雕展上何馬的作品《有容乃大》

福州新聞網

何馬正埋頭畫速寫,記錄他最近構思好的石雕作品圖樣

  羅源灣新聞網訊(劉其燚 葉宇楠)在2012年羅源石雕展上何馬的作品《有容乃大》,一個裸體的孕婦俯頭,身體微傾,神情微妙,似乎在細細地傾聽而又擔心因為挪動身體而傷到肚子里的孩子的矛盾心理通過對形態和臉上的表情的細微刻畫,把這種感人的母愛呈現給觀者。這幅用雕塑的手法創作的石雕作品和其他作品形成鮮明的對比,在筆者看來它更像一件雕塑作品。

  把雕塑作品放在石雕工藝展上,讓筆者有些不解。而何馬有了他獨到的見解,他把石雕定義為“玉石造型藝術”。在他長期的雕刻藝術實踐中,逐漸摸索出一套典型的具有現代性藝術氣質的石雕路子——將鮮明的生活感悟和個人視點通過現代“雕塑”的空間與體量感融入作品中。因為創作理念新穎,獲得很多學院派老師的認可, 這也使到中央工藝美院進修不到半年的何馬被業界稱為“學院派”雕刻大師。或許,正是因為有這樣獨特的想法,才有了今天不走尋常路的何馬吧。

  “這件作品原材料為芙蓉石,雖然原石的價格才15元, 但一件作品的價值更應該體現在藝術創作中。”何馬介紹,他要走的是有中國特色的藝術創新之路,每一塊原石都是獨一無二的,都有自己的“生命”和“語言”,要從它的形狀、色彩、質地、紋理來相來選擇相適應的題材、造型、技法,強調多方設想,深思熟慮后方才下刀。

  何馬曾雕過一件作品《水花》。這是一塊坑頭石,最厚處不過0.5厘米,石頭的一面還有不少沙,不少雕刻家看了都直搖頭,說沙太多了,沒法雕。何馬看了這塊石頭之后,將這塊石頭的正面雕了水紋,背面的沙石成了巖石。更意外的是,水花中還隱藏著一位美女,于是瑕疵變成了亮點。

 

福州新聞網

走進何馬的家里,就像走進一個藝術博物館

福州新聞網

何馬速寫本上的設計稿

福州新聞網

設計稿的圖樣與作品對比

  走進何馬的家里,筆者感受到一股濃濃的藝術氣息。何馬搬出來他的寶貝——好幾本設計稿。他的每一件作品,都可以在這里找到原型,每一幅都很精美,每一幅都可以顯示出他的獨特創意和高超速寫水平。 “我喜歡畫速寫,平時身上都要帶著畫本,一有想法就能及時記錄,然后根據設計的樣式進行雕刻,進行又一次創作,這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筆者還欣賞到在平時不輕易拿出來的一本,那是他最滿意的創意,由于各種原因,這些想法目前都還沒變成雕刻作品。有一次他的一個老外朋友看到了便愛不釋手,想用高價買走,把自己的創意當兒子的何馬也只好難為情地拒絕了。

  何馬的美術的啟蒙緣于小時候臨摹的小人書。據何馬介紹,很小的時候他對美術發生了濃厚興趣,家里收集最多的就是小人書,一有空就會臨摹。那時候,《千里走單騎》整套小人書好幾百頁竟被他一筆一筆地臨摹完。何馬喜歡看書,尤其是古典文學,他還根據書上看到有趣的故事嘗試創作,有一件事讓何馬至今還記憶猶新:上小學五年級的那個冬天,他卷起褲腳到田里挖土,自己做小泥人,把《西游記》里描繪的人物一個個完整地捏出來。

  初中在羅源一中讀書,各門功課都很優異的他加入美術興趣班。那時學校缺少正規的專業美術老師,他只好自學工筆畫,第一次參加縣里的比賽畫了一只貓便獲得了三等獎,那時他就有了想走藝術這條路的想法。

  后來到福州學習國畫、素描、色彩,進行全面藝術基礎造型訓練,1990年,18歲的何馬在福州接觸到壽山石雕,便開始自學雕刻。當他看到很多傳統的石雕藝人都是重復一些花鳥獸之類的作品,覺得“匠氣”太重,而他要做的是想把自己的一些獨特藝術想法刻出來。他的努力一開始并沒有獲得成功,何馬說,“那時出現太多反對的聲音,自己的作品在市場上接受度不高,業界普遍認為我的想法太怪,這也多少讓我有些困惑”。

 

福州新聞網

作品“一脫成名”

福州新聞網

何馬把它的作品放到“何馬架”上

福州新聞網

在何馬工作室里,他耐心地向徒弟講解雕刻要領

  直到1997年到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進修,何馬把他的壽山石雕作品給他的導師看,導師說,“你的作品不像傳統的壽山石雕,有你自己的風格特點,只要堅持下去,一定會成功”。他的創新思想第一次得到肯定,這也讓何馬立刻信心百倍,從此更加堅定了自己所走的藝術路子。

  如今,何馬的石雕已經成為石雕界的一張優質名片,就連他設計的修光刀,也被稱為何馬刀,這種刀具改變了原有刀具刻畫細節的不足。

  石雕下面常配有一個底座,這些底座大多只中間挖一個洞,安四個腳,而何馬做的底座,和壽山石雕是一個整體,不可或缺,這種底座被同行稱為“何馬架”。筆者在何馬的家里領略到了“何馬架”的獨特之處。一件環保題材的作品“一脫成名”,一只煮熟顏色的脫光羽毛的鳥身上抱著一團脫落的白色羽毛,站在“何馬架”——一個被刀砍過、被火燒過的木頭上。這件觸目驚心的作品由于底座的出彩,從一開始便獲得業界一致好評。

  走藝術創新這條路并不會平坦,何馬堅信家鄉的一句俗語“草鞋沒樣,邊打邊像”,未來的日子,他還會繼續努力探索,創作出更多好作品。作為從羅源走出去的石雕藝術家,他希望羅源工藝城早點建成,也盡自己的微薄之力,讓眾多羅源雕刻藝術從業者多一個用武之地。

魅力羅源
2012西班牙篮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