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羅源新聞網 >> 文學藝術 >> 正文

【醉美羅川】羅源萬壽寺

http://www.tinyvz.tw  2012-04-18 09:52:02   來源:羅源灣之窗  【字號

nEO_IMG_1.jpg

   

nEO_IMG_2.jpg

  

nEO_IMG_3.jpg

nEO_IMG_4.jpg

  

nEO_IMG_5.jpg

  

nEO_IMG_6.jpg

 

nEO_IMG_7.jpg

    羅源古剎萬壽寺,原名福州小云峰院,置于唐,盛于宋,眠于元;復于明,續于清,微于民;而又興于今,歷經一千一百一十七年風雨歲月。

  唐朝大順二年(891),道元禪師創建;宋朝熙寧七年,鋪砌殿前石階,宣和六年,鋪設通外石路;明朝萬歷年間重建,天啟三年再重建;清朝嘉慶二十四年重修,道光年間毀于火,同治六年,于原址后十米處重建,面寬五間,進深五間,正梁上有墨跡:“清同治六年荔月后路李華寶喜舍大杉木伍拾根重建”。時下,世量住持壯心睿智,繼往開來,精謀劃,興土木,恢復舊制宏業,重振古剎雄風。

  萬壽寺者寺萬壽,千年鐘之鐘千年。其乃蓮花之國,慈航之津,福音被萬里;此則禪那之鄉,般若之地,梵曲回千聲。人道是,駕霧而御風,作一葦而杭也,歷盡滄桑,屢劫屢盛,如今佛燈照天,祥云繞殿;君不見,萃文以聚圣,施三乘以度焉,傳承衣缽,且古且新,爾后聲名播外,蘭若凌霄。

  古往今來,萬壽古剎高僧輩出,佛禪文化影響深遠,有如寺前源起之九溪水,流經半個羅川,匯于泱泱之東海。古往今來,萬壽古剎規模日增,禪院景觀更具特色,飛錫云僧捧缽至,游人香客慕名來。拜佛論經者有,休閑觀光者亦有;西裝革履者有,芒鞋藜杖者亦有。登臨古剎,景觀紛呈,目不暇接,而予獨愛其“二絕、三古、一新、兩個不新古”。

  二絕者,一曰佛印遺蹤,二曰三唐茶韻。佛印大師云游住錫,唐朝茶樹依然萌芽。——此不稱古,天下無古;此不叫絕,何處為絕!正是:佛印來過,八閩第一;唐茶還在,四海無雙。

  北宋熙寧七年(1074)三月,四十三歲的佛印大師,云游羅川萬壽古剎。古剎石階兩側有刻為證,右曰“熙寧七年甲寅三月”,左曰“佛印大師舍銀十貫……”。佛印之駕臨,為萬壽禪寺增光添彩,留下萬古佳話。以至于今朝,吾曹登臨古石階道,皆放慢放輕步伐,以示對大師之景仰與懷念。

  佛印(1032-1098),法名了元,佛印為宋神宗之賜號,故又稱佛印了元,江西浮梁(今江西景德鎮)人,俗姓林,字覺老,三歲始學論語,五歲誦詩三千,稍長精通五經,鄉里稱之神童。十九歲,通過宋朝所規定的官府考試,正式剃度為僧,初入廬山開先寺,后又入廬山圓通寺,此后,歷任江州承天寺、丹陽金山寺等八九處禪院的住持。《續傳燈錄》《禪林僧寶傳》《建中靖國續燈錄》等古代重要文獻,均設立“了元”專門章節,介紹佛印傳略。

  佛印大師學識淵博,涵容三教,有“道冠儒履佛袈裟,和會三家作一家”之語。文人墨客,達官貴人,諸如蘇軾、蘇轍、黃庭堅、周敦頤等等,均與之游,與之善,常以章句相酬,留下萬千趣聞。即便今天,佛印幽默之風采,依然為山野水涯所津津樂道;佛印精美之禪詩,在各種媒體上依然有著很高的出鏡率。

  佛印之號,乃熙寧初年皇帝所賜。換言之,熙寧之前,無佛印;直至宋亡,佛印并無二人。皇權威嚴,無敢犯焉。清以后,方有妄稱佛印者。可以斷言,云游萬壽寺之佛印,即宋代高僧佛印了元。

  唐代茶園,傍于寺后。雖殘半僅存,然遺風依舊。千年仙樹,令人景仰。小云寺茶,古已著稱,明朝以前,即為貢品。古書曰“(萬壽)寺旁山有茶”,謂之“羅源茶品第一”。于此啜茗,風雅趣事,官人騷客,以之為快。清朝進士林長存,拜訪萬壽寺,有詩曰:“客來七碗茶風發,不浸龍皮晚亦涼。”是茶,乃巖茶。其味,醇且久;其氣,清而飄;其色,濃時如琥珀,淡時若岫玉。春宜利濕,夏能消暑,秋可潤燥,冬作祛痰。小啜一杯,滿唇余香;再斟一杯,喉開肺舒;三四杯者,胸清目秀;五六之后,堪笑陸羽未到此,茶神名分原是虛。醉翁之意不在酒,卜三其心但有茶。登臨古剎,豈能忘焉!

  三古者,古橋、古井、古塔。橋名已了橋,建于宋,橋上有石刻。橋一端,紛紛揚揚通塵世;另一端,幽幽寂寂向禪院。橋下忘情水,嗚嗚咽咽淌;橋上好了歌,飄飄渺渺吟。咫尺天涯,此橋為證,退半步紅塵滾滾,邁一跬禪林清清。人在世上走,難免有憂愁。古有傳聞,已了橋能驅除煩惱。莫道白發三千丈,春水向東流,縱有寸腸千千結,吳山點點愁,已了橋上走一遭,心靜如月照溪頭。

  井號龍涎井,與寺同歲。堪輿家論風水,必辨山勢勘山向。山走龍脈,水隨山轉,龍脈所在,必得好水。龍涎井水,飲者極品。啜之無味,久而生甜;含之于口,清氣流暢。暑不升溫,冰不覺寒,春夏秋冬恒之;旱不枯減,雨不增溢,陰晴圓缺常之。既是龍涎,必有神效,人謂之老者益壽,少年明智,田夫以解乏,村姑以養顏。岐黃世家見之,稱為有根之水,以煮萬壽寺山茶,誠乃絕妙之班配。

  塔是云襲塔,為云襲禪師葬骨處。云襲禪師生平,已無可考。其塔規模,令人震撼,在八閩僧人葬骨塔中,真可謂嘆為觀止。前佇石桌石欄,旁蹲石龍石獅,中立石碑三尊如門,可開可合。碑文曰“鼎云襲禪師壽塔”,文兩邊是紋飾和塔聯。從碑文推測,塔約建于北宋大觀二年戊子(1108),距今約九百年。塔在青山環抱中,背靠崇岳,面望平巒,來沙蒼勁,出水從容。一年四季,山花謝榮;一日之內,鳴鳥來去。云霧浩茫,如紗如浪;風月朦朧,如詩如畫。

  一新者,九曲廊,也稱過雨亭。廊為新建,迂回曲折,頗具江南園林風味。這里,可晴可陰可雨可風,宜棋宜茶宜詩宜禪。若得清閑,悠然而坐,恰得一個爽字:置一甕春茶,尋兩個對手,磨半晌兒時日;牽千軍兵馬,度萬里關山,爭八九格楸枰。予曾為此景撰聯,曰:“盤行卅一再添一,壺煮卌三猶有三。”上聯扣棋,下聯扣茶,平仄得體,不露風聲,以為得意之句。此處最富有藝術欣賞價值者,是眾多的楹聯。聯語機警,理趣橫生,讀之,雖不敢言“三月不知肉味”,然“又得浮生半日聞”,是實實在在的。

  兩個不新古者,筼筜谷和半嶺松也。之所以稱為不新古者,是因為古代本有此景,中途卻遭破壞,而今又得恢復。道古并非古,說新亦非新。筼筜谷之名,取自清朝林長存七律《萬壽寺》中名句:“一塢濃柯羅貝闕,半巖修竹勝筼筜。”古剎山門,竹林繁茂,喻之筼筜谷,貼切之極。竹與禪,理多合,心空、身正、節守是也。故古代佛子、君子均愛竹,都道是“不可一日無此君”。從“此君”成為竹之雅稱,可看出其于佛儒文化中之地位。面對修竹,理應自省:心如何,身如何,節如何。心中有佛,處處皆佛;心中有禪,物物皆禪。養性,悟道,無時無處。

  禪寺以北,馬鞍山上,萬畝松林,顛連起伏,遮天蔽日,蔚為壯觀。風忽起,先一枝搖動,再一樹搖晃,繼而一片搖蕩……最后翻滾呼嘯,如雷似浪,沸沸揚揚,一浪高過一浪,一聲緊于一聲,禽見之逃命,獸聞而喪膽。風乍止,松亦止,歸于平靜,歸于寂寞,好像什么也不曾發生。這時,倘若人恰臨其境,會覺得非常的無奈,非常的無助,非常的無望。這時,倘若人就是松,會作如何的感想呢?會作如何的反應呢?會作如何的表情呢?人性是多么渺小和軟弱的啊,既無力御于外,也無力守于內。樹欲靜而風不止,這古人的話,鐵定是一句禪語。未曾經歷者,不會理解,即使理解,也未必透徹。然而,這半嶺松濤的演繹,剎那間就闡釋得淋漓盡致。

  然而,又一想,倘若松即是我,風亦是我,那么,我還是我,我不是我;那么,無所謂動,也無所謂靜。倘若松還是松,風還是風,那么,松不是風前之松,風不是松后之風;那么,有所謂動,也有所謂靜。站在松大夫前,吾思之良久。

  三天前,世量上人相邀,我等詩友十余人訪萬壽寺。會間,論道談詩,問禪評儒,己見各抒;宴上,交觥錯籌,唱詩助興,主賓皆歡;午后,拜殿禮佛,尋古賞景,心境怡然。臨行,上人囑為詩文,以資記念。余已作聯十、詩十五,茲再作此記,以求圓滿。

更多新聞

魅力羅源
2012西班牙篮球比分